推廣 熱搜:

影響近代中國歷史的共濟會會員

   日期:2020-01-13     評論:0    
核心提示:滿清首任駐英公使的共濟會活動記錄轉載 2020-01-11 04:16:12影響近代中國歷史的共濟會會員(2)?滿清首任英法公使參加共濟會活
 滿清首任駐英公使的共濟會活動記錄
轉載 2020-01-11 04:16:12
影響近代中國歷史的共濟會會員(2)
 
?滿清首任英法公使參加共濟會活動的記錄
郭嵩燾(1818年—1891年),湖南湘陰人。晚清高級官員,湘軍創建者之一,中國首位駐外使節。光緒二年十月出任滿清首任駐英公使,光緒四年(1878年)兼任駐法使臣。
 
郭嵩燾著有日記《使西紀程》、《養知書屋日記》、《倫敦與巴黎日記》等。
 
日記中1878年10月,有其參加英國共濟會一次活動情況的記述,這大概是現存可考的最早有關“共濟會”活動的中文記錄。
《日記》中提到共濟會記作“茀利密森斯會”——這是Free-masons即“自由建筑師(石匠)”一詞英文的音譯。
 
郭嵩燾《倫敦與巴黎日記》?摘錄:
 
?
 
 
?
 
郭嵩燾記載了共濟會的會議情況:
 
“(共濟會員)先運其箱椅至,有巨椅三筵。后筵一為人眼,一為日,一為火。
 
稍下,一為測天儀器并星,一為起造房屋,一為測海儀器,如曲尺及三角尺。
 
兩旁柱亦各不同,柱端一為菜葉,一為卷棚,一為方棋。”
 
?筵,即掛毯。此所說三筵,是繪制共濟會符號的三塊掛毯,掛圖。?
 
 
 
 
?繪制各種共濟會象征符號的掛圖
?
 
一塊繪有“人眼”、“日”、“火”(光)。
 
眼即獨眼,共濟會崇拜的上帝之眼,又稱“全視之眼”(All-Seeing-Eye)。日、火(光)均為共濟會符號。
 
“測天儀器并星”,應是圓規、曲尺等,郭氏把它們當成了測天儀器。
 
“兩旁石柱”,所謂“菜葉”、“卷棚”和“方棋”,是共濟會的神柱,它們是支撐所羅門圣殿大門的兩根支柱,左邊的名為Boaz,右邊的名為Jachin,有時也會以三根柱子表示,自左到右分別是“古希臘”(小亞細亞)的多立克式、愛奧尼亞式和科林斯式三種風格,代表了猶太人所羅門圣殿信仰的“三大法則”:力量、智慧和美麗。
 
郭嵩燾對于共濟會的歷史敘述如下:
 
“詢知茀利密森斯會起于兩千年前猶太國主沙洛門,尚在耶穌之前。其初以測量營造為名,故至今仍為石工會。積年既久,盡失其故,不知作何營干。”
 
所謂“猶太國主沙洛門”者,即猶太人王所羅門。根據共濟會神話,所羅門建造了共濟會的第一圣殿。圣殿建筑師即共濟會。
 
最后,郭嵩燾記載一則有關共濟會秘密性的軼事:
 
“入會者禁不得外泄。每年擇地一會。曾有婦人入大坐鐘內,置所會廳竊窺之。會中人知之,破鐘。邀此婦人明誓入會,其事終無有知者。”
 
 
?
 
【郭嵩燾簡介】
 
?郭嵩燾(1818年—1891年),湖南湘陰人。晚清高級官員,湘軍創建者之一,中國首位駐外使節。也是福建船政學堂——中國第一座海軍學校的創辦者。
 
光緒元年(1875年)初,經軍機大臣文祥舉薦,授福建按察使。時清政府籌議興辦洋務方略,郭嵩燾慨然命筆,講自己辦洋務的主張和觀點寫成《條陳海防事宜》上奏。認為將西方強盛歸結于船堅炮利是非常錯誤的,中國如果單純學習西方兵學“末技”,是不能夠起到富國強兵的作用的。只有學習西方的政治和經濟,發展中國的工商業才是出路。郭嵩燾因此名噪朝野。恰在此時,云南發生“馬嘉理案”,英國籍此要挾中國,要求中國派遣大員親往英國道歉,清政府最后制派郭嵩燾赴英“通好謝罪”。
 
八月,清廷正式加授郭嵩燾為出使英國大臣,這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駐外使節。 
 
十一月四日,郭嵩燾署理兵部侍郎,上《請將滇撫岑毓英交部議處疏》,彈劾云南巡撫岑毓英,要求將對馬嘉理案負有直接責任的云南巡撫交部嚴處,奏折還抨擊了那些盲目自大,封閉守舊的官僚士大夫。因此郭嵩燾遭到毀謗,“漢奸”、“貳臣”之類的指責咒罵,洶洶而至。后來慈禧太后曾數次召見郭嵩燾,多加勉勵。 
 
光緒二年(1876年)冬,郭嵩燾率副使劉錫鴻等隨員三十余人啟程赴英,在倫敦設立了使館。光緒四年(1878年)兼任駐法公使。赴英途中,郭嵩燾將沿途見聞記入日記《使西紀程》,盛贊西方的民主政治制度,主張中國應研究、學習。
 
后該書寄到總理衙門,不料遭到頑固派的攻擊、漫罵,直到郭嵩燾去世,該書仍未能公開發行。郭嵩燾到達英國后,非常留意英國的政治體制、教育和科學狀況,訪問了學校、博物館、圖書館、報社等,結識了眾多專家學者,并以六十高齡潛心學習外語。還將考察心得不斷寄回國內,提出很多學習西方的建議。
 
 郭嵩燾出于保護華僑利益考慮,上奏清廷,建議在華僑集中的各埠設領事以護民,該建議得到清廷贊賞。光緒四年(1878年)在新加坡、舊金山、橫濱等地設立領事館,以維護海外華僑的權益。
 
郭嵩燾出使期間,還處理了相當多的具體外交事件,并接待安置了中國第一批海軍留學生。郭嵩燾在對外交往中不卑不亢,分寸合度,處理外交事務合乎國際慣例,給駐在國留下了良好的印象,以致郭嵩燾卸任回國時,英、法兩國政府均依依難舍。
 
光緒三年(1877年)七月,郭嵩燾與守舊的副使兼駐德公使劉錫鴻發生激烈沖突。劉錫鴻暗中對郭上書詆毀,指責郭嵩燾有“三大罪”:
 
“游甲敦炮臺披洋人衣,即令凍死亦不當披。”
 
“見巴西國主擅自起立,堂堂天朝,何至為小國主致敬?”
 
“柏金宮殿聽音樂屢取閱音樂單,仿效洋人之所為。”
 
劉錫鴻稱:“這個京師之內都指名為漢奸的人,我肯定不能容下他。”
 
又密劾郭嵩燾罪責“十款”,極盡羅織誣陷之能事。劉錫鴻指責郭嵩燾的罪狀。
 
國內守舊派亦強烈響應,翰林院編修何金壽參劾郭“有二心于英國,想對英國稱臣”等語。
 
光緒五年(1879年),郭嵩燾與繼任公使曾紀澤辦理完交接事務后,黯然回國,稱病回籍。
 
? 五月五日乘船抵達長沙。大罵郭嵩燾“勾通洋人”的標語貼在大街之上。盡管郭嵩燾欽差使臣的官銜暫時尚未解除,而自巡撫以下的地方官員都對他傲慢無禮。
 
 
郭嵩燾蟄居鄉野后,晚年在湖南開設禁煙會,宣傳禁煙。郭嵩燾一直保持著大年初一賦詩一首以紀年的習慣。光緒九年(1883年)正月初一,65歲的郭嵩燾在紀年詩中寫道:“眼前萬事隨云變,鏡里衰顏借酒溫。身世蒼茫成感喟,盛衰反復與誰論?”
 
光緒十七年(1891年),郭嵩燾病逝,終年73歲。他去世后,李鴻章曾上奏請宣付國史館為郭嵩燾立傳,并請賜謚號,但未獲朝廷旨準。清廷上諭再次強調:“郭嵩燾出使外洋,所著的書籍,頗受外界爭議,所以不為其追贈謚號。”
 
光緒十七年(1891年)郭嵩燾病逝,終年73歲。?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RSS訂閱  |  違規舉報
 
陕西快乐10分开奖时间 股票数据库 贵阳捉鸡麻将手机版 20选8前三直中了多少钱 永久了免费四肖选一肖 黑龙江体彩6 1开奖号码 现在网上如何赚钱 幸运快乐8开奖走势图 一肖中奖免费公开资料 黑龙江22选5开走势图 gpk劈鱼来了切鱼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