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廣 熱搜:

回家--百更倒計時

   日期:2020-01-10     評論:0    
核心提示:時間是很奇妙的東西,那些發生過的事情,原本認為是刻骨的,不會被遺忘的回憶,會在時間的流逝中慢慢變淡,最終成為再普通不過的
 時間是很奇妙的東西,那些發生過的事情,原本認為是刻骨的,不會被遺忘的回憶,會在時間的流逝中慢慢變淡,最終成為再普通不過的經歷。

    偶爾會覺得它就發生在昨天,但更多時候,那種時間帶來的疏離,會讓人覺得,它更像是發生在一百萬年前。

    記憶,也是種奇妙的東西。

    一轉眼之間,1994年的春節已經到來,梅林坐在自己位于巴黎的辦公室里,安靜的書寫著一篇報告。他在總結和統計歐洲分部在這一年來對前蘇聯的情報人員的策反和吸收的工作。

    在完成了挪威的探險后,梅林接下來的這大半年的時間里,都在幫助加特勒完成敵對特工策反的任務,他們數次前往東歐,中亞甚至是莫斯科,將那些因為前蘇聯的倒塌而無處藏身,走投無路的情報工作者們帶回自己的組織里。

    就如同1992年時,梅林和巴頓以及弗瑞在索科維亞招募娜塔莎一樣。

    在這一年里,梅林也幾乎親眼見證了前蘇聯遺留下的數個大型情報組織殘忍而冷酷的“轉型”。

    根據歐洲分部收集到的消息來看,曾培訓出娜塔莎這樣頂級特工的組織“紅房子”,遭到了其他情報組織的攻擊與蠶食。

    在這一年里快速的衰落,直到現在只剩下了小貓兩三只,這個戰略科學軍團在冷戰時最大的對手之一,已經算是徹底消亡了。

    而在大洋對面,戰略科學軍團也遭遇了同樣的情況,但它的成員們還在苦苦支撐。

    最近,情況發生了變化。

    根據梅林從弗瑞那里得到的消息,目前名義上主政戰略危機干預與諜報后勤處的無能者科勒目前被壓制的很慘,他糟糕的工作能力讓他在這一年里不但沒能成功的打壓尼克.弗瑞,在皮爾斯的暗中幫助下,底氣越來越足的弗瑞,反而開始了反擊。

    目前在組織里,愿意服從科勒的特工越來越少,那個無能者粉飾自我的權威正在逐漸倒塌,而名義上是3級文職特工的尼克.弗瑞,實力卻在一天天的恢復。

    其他隱藏在黑暗中的機構想要蠶食原來的戰略科學軍團的企圖已經基本上破滅了,現在看來,無能的科勒已經被當成了棄子,他很難再得到來自上層力量的幫助和支援了。

    現在只需要一個契機,弗瑞就有把握能將科勒從局長的寶座上徹底趕下去。

    弗瑞占據優勢最直觀的表現就是:

    在上個月,梅林一直被刻意壓制的特工等級,終于從1級升到了2級。這代表著科勒對戰略危險干預與諜報后勤處人事系統上的控制,也被徹底打破了。

    而除此之外,梅林自身的情況,也在已經過去的一年里發生了很多變化。

    伴隨著梅林自己的魔法水準越來越高,他體內的黑暗魔力也越來越溫和而順從,它已經不再是個要命的問題了。

    另一方面,梅林在2個月前,終于啃完了《標準咒語.初級》這本入門的魔法教材,開始朝著更復雜的魔法階段邁進。

    他也開始自學魔藥學,這玩意就相當于巫師界的藥物和治療手段,介于梅林曾經對醫學很有興趣,而且有一些醫學技能的基礎,因此他在這方面的進展還算可以。

    但魔藥學涉及到很多亂七八糟的古怪材料,這讓梅林在93年的后半年,不得不以每月一次的頻率,往返巴黎與倫敦之間,就像是其他巫師一樣,他已經成為了對角巷的???,偶爾還會拜托小赫敏為他尋找一些罕見的物品。

    總而言之,不管是特工還是巫師,在這兩個職業里,梅林差不多都邁過了入門的階段。

    “滴滴,滴滴”

    手機鈴聲的突然響起,打斷了奮筆疾書的梅林。

    在這1994年春節剛過完的時刻,另一件讓梅林高興的事情就是,他終于可以擺脫以前那磚頭一樣的通訊工具了。

    今年早些時候,斯塔克工業發布了更便捷更輕薄的通訊設備,據說那是天才設計師托尼.斯塔克親自設計的,它的外形意外的和老阿福寄給梅林的手機很相似。

    在這個發布會之后,梅林終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把自己那副小巧的手機拿出來用了。

    他拿起手機,按下了接聽鍵,放在耳邊:

    “喂,弗瑞?這個時間打越洋電話,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嗎?”

    “你的借調正式結束了,梅林,回紐約吧。”

    弗瑞的聲音聽上去有些疲憊,也有一絲凝重,他說:

    “康斯坦丁在一周前失蹤了,負責協助他的希特維爾特工也在1天前神秘失蹤...梅林,2個小時前,你在地獄廚房的房子連同我的車一起被燒了。”

    “啪”

    梅林手中的鋼筆在重壓之下,發出了一聲輕響。2級特工瞇起眼睛,他似乎在思索,在考慮,片刻之后,他問到:

    “小埃里克和梅沒事吧?”

    “我現在就在皇后區。”

    弗瑞回答說:

    “目前來看他們幾人還是安全的,我在圣馬修教堂那邊也布置了人手。但那個襲擊者很神秘,我查看過地獄廚房街頭的所有監控設備,卻沒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你房子的那團火,燒的有些太離奇了。”

    “行,我知道了。”

    梅林站起身,拿起外套,打開門,他對弗瑞說:

    “我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去,保護好我的家人,拜托你了。”

    “嗯。”

    梅林掛斷了電話,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自己酒店的房間中,十幾分鐘之后,穿著灰色休閑西裝,拖著拉桿箱,背著背包的梅林坐上出租車,前往機場。

    他沒有忘記給加特勒打電話,他將紐約發生的事情大概給加特勒講了一遍,后者沒有阻攔梅林,而是動用關系,將他安排到了最近一趟直飛紐約的客機中。

    近9個小時之后,在黎明時分,拖著箱子的梅林站在了地獄廚房的街頭。

    在他眼前,是他曾經的房子,但現在,那房子只剩下了一片被焚燒后留下的廢墟。

    梅林走入還散發著一股焦臭味的廢墟中,他蹲下身,用帶著手套的手指觸摸著那些被焚燒后的殘骸。這場火燒的很徹底,在這廢墟中幾乎什么東西都沒有留下。

    但在梅林眼中卻并非如此。

    他伸手摘下自己的無框眼鏡,在靈視開啟的狀態中,他能清晰的看到殘留在這片火海廢墟上的一絲印記。在那些灰燼中,有一股淡淡的硫磺味,普通人根本捕捉不到這種味道。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RSS訂閱  |  違規舉報
 
陕西快乐10分开奖时间 新英超体育直播36o 30选5中几个才算三等奖 德甲助攻榜最新排名 广西棋牌软件开发 湖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l 浙江快乐彩开奖 麻将游戏下载单机版 股市网站模拟 北京pk赢彩专家 澳洲快乐8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