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廣 熱搜:

奧克蘭的最后一夜

   日期:2020-01-10     評論:0    
核心提示:卡特女士已經有60歲了,這老人從紐約來到奧克蘭已經很疲憊了,她和梅林聊了一會就精力不濟,將剩下的工作都交給了弗瑞來做。這位
 卡特女士已經有60歲了,這老人從紐約來到奧克蘭已經很疲憊了,她和梅林聊了一會就精力不濟,將剩下的工作都交給了弗瑞來做。

    這位看似和善的女士不是個好相與的角色,在她和梅林聊天的20多分鐘中,她用一種潤物無聲的方式,將梅林過去21年所有的底細挖了個通透。

    在她的引導下,梅林幾乎將自己所有的故事都告訴了她。

    當然,最重要的那些,被梅林隱瞞了下來。

    包括科爾森一家,包括海底人維科和小亞瑟,包括瓦坎達的女武士奧克娜,包括伸出援手的韋恩家族以及布魯斯的行蹤等等。

    答應了別人保密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這是梅林的準則。

    而接替卡特女士和梅林談的弗瑞,也是個很狡猾的特工,他知道梅林已經被卡特女士說動了,便不再刻意引導他加入戰略科學軍團。

    而是大方的給梅林開了間房間,讓他好好休息,并且給了他3天的時間考慮,然后再給他們答復。

    說實話,梅林真的動心了。

    不只是因為卡特女士的鼓勵,也不只是因為弗瑞提出的那些優渥的條件。

    他動心的最重要的兩個原因是,首先,戰略科學軍團確實有辦法幫助他度過血清的轉化期。根據卡特女士的說法,當年美國隊長史蒂夫在成為超級士兵之后,花了近3個月的時間,才完全的掌握了那種軀體改造的力量。

    而且正是因為霍華德先生為史蒂夫量身定做了一套合理的訓練計劃,才能讓美國隊長的潛力不斷的被發掘,讓他以最快的速度成長起來,并且在戰爭中越戰越強,直到成為力挽狂瀾的大英雄。

    其次,弗瑞不止一次暗示過,冬兵所在的組織,很可能是前蘇聯解體之前的官方情報組織,但現在因為時局動亂的原因,那些原本強有力的情報組織,都已經墮落成了傭兵或者暗殺組織。

    梅林已經和他們結了仇,殺死了他們最強大的戰士,那些人可不會善罷甘休。

    與其梅林獨身面對接踵而來的報復,不如就此投入戰略科學軍團,他們有足夠的能力挫敗那些組織對梅林的報復。

    最重要的是,梅林屬于自己的私心。

    在加入戰略科學軍團之后,他不管是要繼續尋找傳說中的巫師們,徹底解決黑暗力量的問題,還是求助于科學的方式,來讓自己擺脫被惡魔威脅的困境,都可以借助這個機構的能量。

    堪稱事半功倍。

    但他還是無法立刻下定決心。

    過去的經歷,已經讓他學會了謹慎,學會了在做決定之前,反復并且周密的思考一遍,學會了審時度勢。

    他內心有種對未來的不安,盡管他自己也不知道,這種不安究竟來自何方。

    “你看上去沒睡好。”

    第二天清晨,梅林起來吃早餐的時候,遇到了弗瑞。

    后者一個人占據著一張桌子在大快朵頤,周圍也有很多人在吃東西,但從他們的表情和動作來看,這些家伙,應該都是和弗瑞一起前來保衛卡特女士的特工們。

    “是沒怎么睡好,畢竟有你們在身邊。”

    梅林端著早餐坐在了弗瑞對面,他看著眼前這個正在切面包的高階特工,這家伙吃相可真夠糟糕的。梅林還注意到,弗瑞切面包的方法很古怪,沒有更方便的斜著切,而是繞著面包四角切開。他覺得很好玩,便問道:

    “為什么這樣切面包?這也是戰略科學軍團的規定之一嗎?”

    弗瑞瞅了他一眼,搖了搖頭,說:

    “我不吃三角形的面包...”

    “為什么?”

    梅林追問道,弗瑞沒好氣的說:

    “因為越戰的戰場上,我在餐桌上遇到過偽裝成面包的三角形炸彈。還要繼續問嗎?”

    “好吧,好吧。”

    梅林沒有再問下去,免得激怒弗瑞,而就在他正要吃飯的時候,弗瑞將一樣東西放在了餐桌上,遞到了梅林面前,那是一塊黑色的手表,看上去和普通的手表沒什么區別。

    “送給你的。”

    弗瑞拿起餐布,抹了抹嘴巴,對梅林說:

    “后勤部門的新產品,里面裝著新式的GPS定位器,還有個微型炸彈,可以用于被禁錮后逃生。”

    “嗯?”

    梅林瞇起了眼睛,他吃了一口水果,拿起那手表,對弗瑞說:

    “你應該知道,如果我真的要跑,那你們依靠這東西,是不可能抓住我的吧?就算它爆炸了,也傷害不了我。”

    “所以我沒有向你隱瞞它的‘小秘密’。”

    弗瑞并不在意,他端起酒杯,小小的抿了口酒,對梅林說:

    “不管你最后愿不愿意接受我們的善意,你都要進入戰略科學軍團的監控范圍。這東西其實就是一個誠意的表明。”

    “梅林,當你帶上它的時候,就意味著你愿意和我們和平相處,就意味著我們是朋友,最少是熟人。你帶著它,我們會知道你在哪,你遇到危險的時候,我們就能去救你,當然,前提是你愿意讓我們知道的話。”

    “當特工的,都是這么小心眼的嗎?”

    梅林哼了一聲,當著弗瑞的面,將自己已經很破舊的手表換了下來,將那新手表戴在了手腕上。

    這個動作讓弗瑞露出了笑容。他站起身,拍了拍梅林的肩膀,將一沓錢放在了梅林手邊,他說:

    “雖然你還不是正式成員,但你這個月的薪酬和津貼,我就先給你了。這幾天好好出去玩吧,在離開的時候,我會通知你的。”

    弗瑞離開了餐廳,梅林左右看了看,一邊嚼著嘴里的食物,一邊將那沓錢拿了起來,數了數,然后滿意的放進了自己的口袋里。

    他喝下了最后一口湯,將一張紙幣壓在盤子下面,然后擦了擦嘴,轉身離開了這賓館。

    在離開奧克蘭之前,他要去一個地方。

    ——————————————————

    “唉,全毀了啊。”

    帶著棒球帽的梅林,站在那個黑人街區的入口,就像是站在一片戰后廢墟上,入目之處,最少有五分之一房子已經在那一晚的混戰中徹底被摧毀了。

    他曾經藏身的那棟公寓,更是被整個炸塌了三分之一,那挺立的殘骸,散發著一股悲涼的氣息。

    這街區四周已經拉上了警戒線,但沒有警察在維持秩序,也沒有記者來報道這新聞,除了在廢墟上茫然的搜尋著東西的當地居民之外,這里平靜的就好像是徹底被外界遺忘了一樣。

    梅林大概能猜出來,應該是戰略科學軍團向本地媒體施壓,徹底封鎖了這里的消息,為了掩人耳目,或者說,為了不讓城市的其他居民感覺到恐懼。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RSS訂閱  |  違規舉報
 
陕西快乐10分开奖时间 网上兼职赚钱日结手 天天贵阳麻将下载安 藏宝图45612两肖两码 燕赵风彩20选走势图 3d历史对应码 河北排列72019104期开奖结果 最简单的平码公式 福建36选7走势图表 手机街机电玩捕鱼游戏机 福州麻将软件有哪些